平面设计中踏虎凿花元素的应用。

2021-02-01

湘西踏虎凿花作为湘西少数民族地区特有的民间传统手工技艺,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是鲜明地域性、实用性、审美性兼备的艺术样式,2008年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将踏虎凿花元素融入到现代平面设计中的探索,既能为现代平面设计领域拓宽设计思路,又能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踏虎凿花的传承与保护提供新的视角与方法,更有利于湘西地区少数民族文化的推广与宣传。


1踏虎凿花的艺术特点

1.1注重平面性、装饰性、镂空性

踏虎凿花起初的功能主要是服务于苗族的衣帽服饰上的刺绣图案,因此决定了踏虎凿花必须以二维平面的方式呈现,在夸张、重组、连续、重叠、对比等艺术手法的加工,使其达到完美的装饰效果。总的来说,踏虎凿花和大部分普通剪纸有着共同的特性:平面性、装饰性和镂空性。

1.2注重对“线条”的凿刻运用

踏虎凿花通过点、线、面的形式来塑造物象的基本特征,其中以运用线条为主。在踏虎凿花的作品,随处可见那些飞扬遒劲、长短粗细、疏密有致的线条,不论是剪还是凿,都对线的运用有着极高的要求,“线条”的凿刻精致与否,是衡量凿花艺人技艺水平高低和凿花作品艺术水准高低的重要标准之一。

1.3强调寓意性

凿花的创作主体大多数为普通的劳动人民,基本上没有受过专业的绘画训练,所以才会用异于常人的眼光对待物象,他们在刻画事物的造型时,会用灵活的眼光捕捉对象最鲜活的一面,主要以表现自己的意识情趣或对生活的理解为主,只注重精神层面的表达,而不在乎科学的物象准确性,在对纹样在选择上也不是随意的,都是选择具有一定寓意性,能够清晰表达人们精神需求的部位,在造型创造上通常会通过夸张、删减、舍弃较为繁琐的细节,选择最能够体现物象美的局部进行设计,采用抽象或具象的装饰手法,使其图案化、符号化。即使是同一种物象也会出现多种不同形态,比如踏虎凿花纹样中最常见到的龙纹,苗族与其他民族对“龙”的认识存在一定的差异性,由此产生不同的造型蕴意,由于“龙神”在人的思想意识层面上分为“善”、“恶”,在潜意识上苗族人民更倾向于“善”的一面,希望龙神能够更加接近于平常生活中所见的家畜或花草植物,能够服从人的意志,造福于人,给人们带来丰收与吉祥,因此在凿花纹样上,可以看到变化多端、造型各异的龙纹图案,有牛龙、鸟龙、花草龙、猪龙、鱼龙、鸟龙、花龙、人龙等。

1.4强调“阴阳”对比关系

凿花艺人在设计凿花图案时通常讲究圆满完整、对称、疏密有致、阴阳对比,这些观念直接影响了凿花艺人在构图上的设计和造型创作。同汉族人一样,苗族也深受古代太极阴阳、动静、黑白等哲学观念的影响,凿花艺人深知“阴阳五行”之理,将对“八卦太极”、“阴阳平衡”等命理学注入到图纹组合的创作中,并以此在凿刻技艺上创作出一整套的阳刻法、阴刻法、阴阳混合刻法,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民族艺术特征。

2踏虎凿花元素应用到平面设计中的原则与方法

2.1设计方法的应用

踏虎凿花的图案设计常常不遵循空间法则,逾越时空概念,不讲究科学的透视关系,也不追求物象的具体结构的准确性,主要着重于情感表达、强调生活情趣。时常将不同季节、不同空间、不同物象组合在一起,截取动植物的某个部分为再生创造的元素进行组合重构,合理安排占据空间,呈现在同一平面上,在构图上虽不遵循常理,却又注重画面的整体气势和构图完整性。在平面设计中可以借鉴踏虎凿花的设计方法,运用打破、重组、错位等艺术手法营造出混合空间的特异造型,增强视觉冲击力。

2.2强调地域性的设计原则

踏虎凿花是具有鲜明地域性的艺术样式,强调地域性的设计原则实际上是在提醒设计师在进行平面设计创作时,要充分了解踏虎凿花的文化内涵,认真分析其艺术特色,在尽可能保留踏虎凿花原有艺术特色的基础上进行提炼、简化与再设计。

2.3注重装饰性与寓意性结合的设计原则

踏虎凿花渗透到苗族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图案题材的种类也丰富多彩,但不管是哪种题材类型的踏虎凿花皆遵循“寓意美”、“形式美”、“装饰美”的法则,体现出苗族人民热爱大自然、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向往。因此在将踏虎凿花原色荣购入平面设计中时,在强调寓意性的基础上创作出符合当代审美标准的视觉设计,加深设计作品的文化内涵。

结语

将踏虎凿花元素融入平面设计中,首先需要设计时充分了解踏虎凿花的艺术特征与文化内涵,在设计过程中维持踏虎凿花图案的原有特色,突出踏虎凿花纹样的可识别性。其次,踏虎凿花元素的应用绝不是一味的照搬硬抄,而是将踏虎凿花艺术中的抽象文化进行精华提炼,有些甚至需要简化去繁,只有灵活的转化才能完美将踏虎凿花元素融入平面设计中,进一步丰富视觉体验。


分享
写评论...